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首页>>政务动态>>文件发布>>正文

黔东南州林业局关于州十四届人大二次会议第207号建议的答复

作者:时间:2018年06月18日 11:38点击数:

A

 

黔东南林议复字〔2018〕7号

李昌豪代表:

您提出《关于建立县际山林土地权属纠纷调处机制的建议》收悉,感谢您对我州山林权属纠纷工作的关心和支持。现就建议提出的有关问题答复如下:

您在建议中提到“州人民政府建立县际山林土地权属纠纷调处机制,对全州县际山林土地权属纠纷实行销号管理,及早解决边界山林土地纠纷权属问题,让群众早日实现山权变股权。”我州自2008年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以来,由于各种原因,山林纠纷大量涌现,加之城镇化和工业园区以及各种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大面积征地,从而暴露出了很多新的林权矛盾纠纷,时至2013年底,全州排查出的山林纠纷就达3135起。在山林纠纷数量多,严重影响社会治安稳定的情况下,州委、州政府于2013年起,每年在全州开展了一到二次山林纠纷调处专项行动,化解了大量纠纷。截止目前,全州尚有1148起山林纠纷未得到有效化解。其中,跨县纠纷从2013年424起减少到目前的313起,这主要是全州调处部门在州委、州政府的正确领导下,在各级各部门的大力支持和配合下,不畏艰辛,攻坚克难所取得的成效,有效的维护了我州林区的社会治安稳定。

但从当前尚未得到化解的313起跨县纠纷来看,多是一些历史积案,或者因征地引发的新纠纷。这些纠纷争议时间跨度长、意见分歧大、争议双方矛盾深、涉及面广、形成原因复杂,调解难度极大。如剑河县九朗村7-9组与榕江县盘假村5组、9组“九十九拐”(盘假村5、9组称“故朗”)的林木林地权属纠纷,自1987年发生纠纷以来,经两县多次组织调解,但因双方意见分歧较大,互不相让,一直未能调解成功,目前。该纠纷已诉讼到法院对《林权证》进行撤证,调处程序已暂停,待诉讼结果出来后再启动调处程序。又如:剑河县南明镇平珍村十三组与天柱县凤城镇圭研村六组“岑老阳”山林权属纠纷,经州调处办多次组织双方调解,经过双方举证、质证,双方最后在约10亩的范围内产生分歧,不再作出让步,致使纠纷一直搁置至今未得到有效化解。在全州范围来说,类似的跨县纠纷非常之多,当事人双方均不肯作出让步,致使纠纷难以调解成功。而如果政府根据法律法规作出裁决,未达到自己目的的一方当事人始终不服,容易激化矛盾,给群众增加不必要的负担,有些将转化为长期信访案件,达不到案结事了的目的。跨县纠纷的化解,需要全州上下形成共识,当事人双方互谅互让,才能更好的解决跨县山林纠纷。针对全州山林纠纷频发的实际,为了有效化解山林纠纷,州人民政府于2012年4月18日下发《关于加强林木林地权属纠纷调处工作的通知》(黔东南府办发〔2012〕81号)文件明确了“属地管理,分级负责”的化解原则,落实了化解责任主体,此后,在全州上下调处部门的共同努力下,化解了大量的山林纠纷。在跨县山林纠纷的化解上,我们的主要措施是:

一是建立了跨县山林纠纷调处机制。对跨县的纠纷毗邻单位加强协调合作,探索建立有效的跨区域调解联席制度,定期分析接边区域纠纷形势,研究制定纠纷的调处措施,对重大、突发性、易激化的纠纷随时沟通,随时掌握动态,促使跨县纠纷调解工作稳妥有序推进。对不认真履行调处职责,敷衍推诿,导致矛盾激化,造成群体性事件或上省进京越级访、集体访等将严格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。

二是分化化解复杂跨县纠纷。很多跨县纠纷案件都是把许多矛盾焦点捆在一起调处,想一次性解决问题,往往难以达成共识。对这些纠纷主要是采取分化矛盾焦点,找准突破口,逐个化解。

三是采取“共有、共管、共享”的方式调解跨县山林纠纷。对争议双方都具有同等证据或都不能提供合法、有效证据,且争议时间较长的山林争议,探索推行共管、共有、共享的原则共同开发。通过争议双方平等协商,以双方县、乡镇、村、组、群众代表签定共有、共享、共管协议。

四是采取所有权与使用权分离的方式调解跨县山林纠纷。对争议山林争议一方确因生产生活的需要,全力主张争议地的权属,而另一方因本身山林土地较多,无暇顾及和管理争议地,只对争议地的所有权主张权利而不愿输官司的案件,采取所有权与使用权分离的办法进行调解,促使双方达成调解协议,此解决方式,既可以快速解决纠纷,化解矛盾,维护农村的和睦关系,还可以减少不必要的诉讼等其他成本。

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关心和支持!对以上答复您有什么意见,请填写在征询意见表上寄给我们,以便进一步改进我们的工作。

 

黔东南州林业局

2018年6月14日

分享:
相关阅读
    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